首页>>所有
卢志文先生
发表日期:2013-5-16 22:01:02 阅读人数:1575添加收藏

   

    卢志文(1963-    ),谜号晓庐,籍贯江苏淮安。
    灯谜创作家、灯谜教育家、灯谜活动家。
    翔宇中华灯谜馆创建人,云南卫视《中国灯谜大会》点评嘉宾,中华灯谜学术委员会副主任,《文虎摘锦》编委、社长,老鹰灯谜俱乐部名誉主席。
    中学老师偶尔的一次猜谜活动引发了浓厚的兴趣,上高校时通过学习谜书踏入谜坛。发表谜作数百条,谜论、谜文数十篇。谜作入编《现代灯谜精品集》等十余部谜书。获“众兴杯”谜赛一等奖等灯谜猜射奖十余次。1990年获中国谜报社颁发的“中华灯谜好射手”称号。曾获江苏省第三届职工谜会优秀论文奖和佳谜奖。主编国内第一部教程类谜书——《中华灯谜教程》(文史出版社),该书获中华灯谜学术委员会首届“郭龙春优秀图书奖”。2007年起,力助《文虎摘锦》复刊至今。在学校和教育系统内外组织各种猜谜活动和开设灯谜讲座数十场。在集团学校开设灯谜选修课和组织灯谜社团。2009年成功主办“中华谜刊发展高层论坛”。是“倾城杯”谜赛赛事总监和资助人。首创“谜意书法”。2014年参与云南卫视《中国灯谜大会》,和梁宏达、于丹同台点评灯谜。2014年在温州翔宇中学发起创建首个校园内大型谜馆——翔宇中华灯谜馆。
    现为翔宇教育集团总校长,新教育研究院名誉院长,十一届湖北省人大代表,江苏省劳动模范。曾获评中国民办教育“十大风云人物”、“中国民办教育20年最具影响力人物”、“全国教育科研杰出管理者”。
 

    个人网页:卢志文腾讯微博卢志文新浪博客卢志文新浪微博

代表谜作

●初看像关羽,细想是张飞(字)翔
注:2014年云南卫视《中国灯谜大会》观众题。
●看掌纹是假,吃豆腐是真(成语)拿手好戏
注:老鹰灯谜俱乐部2010-2011年度佳谜。
●木耳豆腐不忌口(六字常言)黑白两道通吃
●丈夫好,莫惹草(八字谐语)男人不坏,女人不爱
●两人都是国字脸(关联词一对,3+4)一方面、另一方面
●入乡当随俗(四字称谓)客服主管
●臃肿必僵化(装修品牌连产品,3+2)大自然地板
●官僚主义批文件(三字洁具部件)坐便圈
●“俄然落六七,落势殊未已”(三字俗语)老掉牙
注:2014年第二届“和信源杯”全国网络谜赛佳谜。面出韩愈《落齿》。
●身长刚好达标(三字电力名词)高压线
●热情难持久(三字气象用语)早晚凉
●说穿还是资历浅(岳飞词句)白了少年头
●饭后挤出租车(五字俗语)吃饱了撑的
●“潭”与“洒”的区别(酒店用语二,2+3)含早、不含早
●招聘焊工(成语)待人接物
●“出师未捷身先死”(军事名言)打不赢就走
●前有探花郎,后有钻石王,寒舍三五间,笛丝声悠扬(序列词)第四
●脱发(成语)光前裕后
●技穷(摄影名词)用光方法
●夫人外交(四字常用语)另有公干
●国字脸像爷爷(中医广告语)祖传偏方
●四处送礼攀关系(历史名词二)东西晋、南北朝

 

社会评价

●文木(著名谜家、中华灯谜学术委员会主任):按“谜有两途”论,卢谜立足猜射,讲究机趣,基本不用典故或诗文成句,很少借代,亦不喜谜界约定俗成之法,往往就地取材,编茅为屋,叠石成阶,属“游于艺”一派。作者身为业内楚翘,教务繁剧,涉谜凡三十载,虽无暇畅此末事,但理论有建树,谜坛常贡献,以谜辅教,终不弃也。所作率真随性,幽默风趣,数量不多,却风格迥然:“脱发(成语)光前裕后”,字义分训,寓庄于谐;“技穷(摄影名词)用光方法”,黔驴窘境,斩截而出;“夫人外交(常用语)另有公干”,底面双别,会心一谑;“国字脸像爷爷(中医广告语)祖传偏方”,以貌为譬,形神俱在;“官僚主义签文件(洁具配件)坐便圈”,应物制巧,奇谲难料;“木耳豆腐不忌口(六字常言)黑白两道通吃”,情在理中,想落意外;“四处送礼攀关系(历史名词二)东西晋、南北朝”,对偶组合,谋底典范;“看掌纹是假,吃豆腐是真(常用语)拿手好戏”,职场暧昧,活画有趣……读来每如麻姑抓爬,大快其背。“前有探花郎,后有钻石王,寒舍三五间,笛丝声悠扬”射序列词“第四”,重复夹击,兼示位赋义,并作模糊提音。形同打油,旨若庄骚。酷炫之作,有此神龙一现,可见非不能耳,乃不为也!谜以性运,不以才使,岂易得乎?“‘潭’与‘洒’的区别(酒店用语二)含早、不含早”,用最直观的汉字对比,即兴而作,如风吹水,自然成文。若硬要拽“文”,任你三坟五典、八索九丘,扒烂书袋,怕也难以讨得好去!倡所谓“白话谜”者,正可引此以为张说。然而,若反举邢华旭“帝解袍带赐承”射春晚传闻“董卿是托”,更不知哪位“白面”先生敢撄其锋,与之一较高下?其实灯谜是一种契合的艺术,配怎样的谜面,取决于客观谜底,而非主观设定。只要不悖谜法,扣合出彩,你可以无所不用其极,又何必拘拘于文、白?《菜根谭》云:“文章做到极处,无有他奇,只是恰好。”制谜何独不然?此亦卢谜之谓也!

 

代表谜文

《爱而不痴:我的“谜途”杂叙》
    我的众多业余爱好中有一项是灯谜。读高中的时候,在一堂室内体育课上,被老师一条“人有它大,天没有它大”的“一”字灯谜拉入“谜途”,至今三十年,乐此不疲。
    从小喜欢读书,那年月总是吃不饱饭,更没钱买书,脑瓜和肚子一样饥饿,凡有文字的纸都不愿放过。读了很多文字,发现一个秘密,所有文字作品中最耐看的便是灯谜。小说散文最不经看,诗词楹联好些,一本谜书却能啃上半年。可怜巴巴积攒的一点零钱,总算计着买谜书最为合算,因此谜缘越结越深。

    曾经为灯谜耗费了很多时间和精力,最投入的时候,每天和全国各地谜友的往来邮件会有一、二十封,可以算得上是一位真正的谜人。那时谜友之间都是通过邮局书信往来,谜人谋面的机会也少,我收到的来信中,经常会有以“卢老先生”称呼开头的,很是雷人,那时我还未到而立。1990年前后,当时《淮安日报》上曾连载过我几十篇谜文,《星期天》、《知识窗》、《中华谜报》上也经常有谜作发表,猜射亦屡有斩获,曾经获得过“中华灯谜好射手”称号。九十年代初江苏省第三届职工谜会上,我的《印谜散论》获优秀论文奖,即物赠谜“我们都在甜水里长”,猜“一块大大泡泡糖”,获佳谜奖,为无缘集体奖的淮阴代表队争得了荣誉。
    走上管理岗位,工作忙了,压力大了,离谜界也便远了。94年以后我几乎断绝了与谜界的一切联系,只有《文虎摘锦》,因为担任着编委,一直没离左右。

    进入新世纪,《文虎摘锦》限于人手和经费,一度停刊。我心里着急,但又无能为力,因为翔宇教育也处于筚路蓝缕的创业发展之中,无暇他顾。待事业上缓过神来,我便施以援手,《文虎摘锦》于07年复刊。
    人有所好,必有所短,玩物丧志,古训在耳。我深知此生最爱者乃教育,担当所系者乃学校,灯谜只能是“花絮”“零食”,非为“主业”“正餐”,可以业余偶为,不能沉湎其中难以自拔。我毅然离开谜界,却并未抛弃灯谜。服务教育,融入生活,或远或近,不离不弃,是我的“谜规”。
    每遇新生入校、新校开学、新春联谊、新友欢聚甚或新人喜宴,我都喜欢以谜助兴。规模或大或小,形式或繁或简,因地制宜,因时而异,或预设埋伏,或即兴发挥,总能收到绝好的效果。
    一条灯谜就像相声里的一则“包袱”,“抖”出来总会让人捧腹。蹩脚的相声演员“总是抖不响包袱”,就像蹩脚的谜人出的灯谜,谜趣全失,索然无味。
     灯谜有庞大的受众,几乎没有一个人没猜过谜,但灯谜事业却很不景气。全国没有一本有正式刊号公开发行的谜刊。内部谜刊的订数,也几乎没有超过1000的。这和谜人只顾自己取乐,不重普及有关。谜人满足于自娱自乐,得意于自己的“脚趾动”,目中无“人”,谜题越出越偏、越怪、越涩、越深、越难,似乎这样越显水平,实则正好相反。好的灯谜,应该巧而不偏,智而不怪,通而不涩,易而不滥,浅而不薄,趣而不难。
     酒桌上曾和台湾谜长徐添河先生谈起许成章教授,谜人多半会记得许教授的谜作“老婆是别人的好”射“自讨没趣”,“妻子缺少曲线美”射“太太平平”。这种雅俗共赏的谜作,无论到哪里都会让人过目不忘的。

    有感于此,我提议《文虎摘锦》搞了一个“群众最喜爱的100条谜语评选活动”,包括策划这次“中华谜刊发展高层论坛”,皆希望能于灯谜普及发展有所助益。
    我于灯谜获益良多,也愿为谜业略尽绵薄。

网友评论

更多

友情链接

闽ICP备13010859号
Copyright © dengmicn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中华灯谜文化网 版权所有
Email:963694202@qq.com